衔泥筑梦:房钢和他的陶刻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6-09-27浏览次数:157

儒雅即本真 寄情金石上

——记青年篆刻家房钢先生

篆刻作为艺术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其魅力不但兼容了书法、绘画、古文字、雕塑等学科,而且还蕴藏着当代人称之为设计学在内的西方美学术语。进而,有许多学者将其称为综合的艺术门类,其难度之大,范围之广,思想之深邃,堪称无与伦比。这话看起来有些主观,但与其他艺术门类相比也并非言之凿凿,信口拈来。的确,按其参与者与受众人群而言,在所谓上万计的篆刻“生力军”的相形之下,诸如音乐、舞蹈、戏曲、电影、电视等学科,真可谓稀若星凤了。尽管这支队伍远超于所有历史时期,尽管这支队伍涉猎宽泛,尽管这支队伍富有朝气蓬勃的未来,但其不足之处明眼人还是有目共睹的。诸如哗众取宠者,国展跟风者,固化古典不越雷池者……这一切的诟病似乎羁绊欣赏者的审美取向,误导审美情趣。由此可见,现代的篆刻界是很复杂的,甚至说,有一种貌似热络,实则浮华的表象在内。

浮华需要一段长时间的纠正过程,甚至有一大批爱好者“愿意”为此失去自己的青春与潜质。归根结底的原因除物欲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不愿埋头与沉寂。但反过来讲,这种伪篆刻家反而能够衬托或成就有思想、有原则、有定力的真正的篆刻家。艺术又是需要文脉传承的,无论这些伪篆刻家是否传承得好与坏,从某种意义上,社会需要这样的人。

说到传承一词,众所周知,没有哪种艺术是凭空想象而来,无根无据,无渊源,无头绪地平地长出的,只要是经典,必会历经时间与继承人在实践中的消长取舍,也即是继承、发展与传续的过程。篆刻艺术也是如此,再进一步说,篆刻艺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继承的过程显得漫长而琐碎。因此,对于90后一族的新生力量的认知方面,我是持继承这种相对枯燥的理念。然而,对于不断崛起的后备力量,我又持乐观态度,毕竟这门深奥的艺术后不乏人。在这批90后的继承者中,或许房钢是其佼佼者之一,种种迹象也验证了我的推测。

2013年,房钢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在北京的两年时间中他广开眼界,刻苦求进,博学众长,在导师的言传身教下,技艺水准不断攀升。生活、学习在北京这样的大都市中,尤其是他这样的年龄,没被污浊的“灯红酒绿”所染实属自己的定力不移。他深明来京的要务,学习的欲望始终不变地回旋他的脑际之中,时至今日,依然如故,从未有过半分懈怠,这一点,实属难得!

房钢是一位“纳于言,敏于事”的人,对于社会交际、世俗争论,从不做半点评判。一旦论及艺术主题,便一发不可收拾。他对篆刻艺术执着痴迷,常常因为治印而忘却朋友所托之事,继而导致朋友心生怨气,而后又能谅解疼悯。

房钢的性格率真、谦虚,从不言虚无缥缈的话语。去年年底,当得知我的论著《先秦古玺探微》一书公开出版发行时,他是第一位与我索取书籍的人。他说:“我喜欢先秦古玺,零零碎碎的古玺知识学了不少,但总的认识还是不足的,也许你的这本书会对我认识先秦时期的美学思想有很大帮助。”话虽不多,句句诚恳。自此,我俩便成了莫逆的好友了。

刚来北京时,他的印作如其年龄,印面过于平正而略显单薄。转瞬两年过去了,当近些天拿出他的印蜕示我时,其印风陡然间发生了质的变化,往昔的那些弊端似乎一夜消解。隐约间,可以看出他用心良苦,不辍寒暑的韧劲使然!在这期间,我肯定他经历了人生当中的波澜起伏,或是在阅读、习书等用功方面加倍努力的付出,进而付诸在篆刻的辩证与实践之中,让人欣慰。

我与房钢从相识到相知的时间并不长,但对于在社会中闯荡了多年的我来说,满可以展开长篇大论。然而,我并不想那样做,所谓“小中见大”常常能反映或透视出一个人的本真,所以,真实而脚踏实地地介绍还是最有意义的。房钢是位江南俊彦,从他印作中让我逼真地发现其典雅的儒士风骨。他深明工者易板滞,大写意则易于浮躁,而他的印作恰恰介于两者之间,表现出浓浓的淡雅清幽的文人气息,同时也不失情感的跌宕往复,足见其倜傥的“江左风流”。一次,我们几人小酌,他自告奋勇地唱起歌来,声韵柔和中略带沙哑,犹如绵绵的陈年老酒,回味悠长,散发出与印作相合的大朴、大雅的韵致。

不止如此,房钢还是一位有一定道德标准的人,除深谙儒、释、法三家的伦理道德规则之外,还常说:只要你良心过得去,良心不被谴责,几乎所有事情都能去做。近几年,我们相约不下十次,哪怕雷电雨雪他也会如时赴约,从来没有一次推诿。因此,他还是一位信用度极强的青年才俊。

与房钢处事的种种细节中,可以看出,他为人谦逊、善良,并且虔诚地对待自己钟爱的艺术。与大多数急功近利的同龄人相比,与当代逐名获益为目的的伪篆刻家相比,自然后者不能与房钢相提并论。他的这种儒士之风,或者不经意间的举手投足,对于那些伪篆刻家来说,都是莫大的打击或令其汗颜!孔老夫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在我看来是对房钢的真实写照!我还想再套用孔夫子的另一句话:“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以表我对他的殷殷寄托。

当然,艺术家的成功还有其他成分在内。比如,实时的机遇、深厚的学养、多门艺术的触类旁通等等,这一切都需要时间与实践的验证。我希望房钢能够一如既往地坚持走下去,直到成功。最后,我还要给房钢提点不成文的建议,以供参考。其一,必须踏实地临古,别被喧嚣浮躁所扰。其二,现代印风可看而不可沉浸在内,不然必会做他人嫁衣。其三,时刻保持清醒头脑,与古为徒,取精用弘。只言片语,草草略寄情愫!

 

 

 

房钢,笔名二刚。一九九○年生于江苏泗阳。二○○九年问学于吴自标先生,同年考入江苏理工学院从吴锦川教授学习中国画理论和实践,二○一三年考入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攻读篆刻艺术创作与研究方向硕士学位,导师骆芃芃先生。现为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南京印社社员、江苏省篆刻研究会会员、东隅印社社员、常州印社社员、江苏理工学院常州画派研究所特聘研究员。出版有《抱朴含真——房钢篆刻集》。

作品入展、获奖:

2011:江苏省第三届大学生艺术展演活动 特等奖(江苏省文化厅)

“墨舞神州”全国电视书法大赛 本科组 三等奖

2012:全国第三届大学生艺术展演活动 一等奖(文化部)

江苏省第八届新人书法篆刻展 最高奖国家励志奖学金

江苏省第七届青年书法篆刻展 入展

2013:参加中国篆刻艺术应用软件(一期)部分资料收集、整理及字

库的编纂工作

2014:“官塘杯”中华朱方全国篆刻大赛 新秀奖

2015:“金石迎春”北兰亭首届篆刻艺术展 入展

第二届江苏省篆刻艺术展 入展

二○一五·江苏篆刻艺术大展 入展

“万印楼”当代国际篆刻精英收藏工程(二○ 一五)入藏

常州市首届书法篆刻刻字大展 优秀奖

首届“周亮工篆刻奖”全国篆刻大赛 入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