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目敞亮,神志清扬——访90级会计专业杰出校友石建忠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7-11-29浏览次数:233

石建忠采访

 

访谈对象简介:

石建忠:

南通人,中共党员

中国注册会计师,高级会计师

常州市天宁区政协委员,中共天宁区代表大会代表

常州市天宁城市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

 

访谈时间:

20171124

 

访谈方式:

现场访谈

 

采编人员

教育学院17学前s 王一如

外国语学院162   沈黄松

 

 石采访

 

访谈实录:

 

新火新茶

1.沈黄松:学长您好,请问您还记得大学初入校的情景吗?当时心情怎样?

 

石建忠:记得是90年代初,我拎着一个亲戚送的旧行李箱来到常州求学。我家是在南通,坐公交要6个小时,求学之路还是有些艰辛的。印象最深的是来到了常州的纺织大厦,还惊讶于它的高大,然后有朋友接我去学校。虽然如今看来,常州纺织大厦不高且略简陋,那时我们却像看见新大陆一样欣喜,因为在那时从没有见过那样高的楼房。

 

2.沈黄松:学长,您大学也参加社团或学生会吗?

 

石建忠:我没有参加学生会,那时社团也不是很多。当时我是班长,说起这个职务还有一段插曲呢。在选举之前我参加了运动会,在运动会上表现不错,还拿了名次给大家留下了还不错的印象,我就误打误撞成为班长了。没有进学生会我也不遗憾,认真做好班级事务我就很满足了

 

 

莫愁前路

3. 王一如:听了您的经历,我们感觉您一直在用自己心仪的方式过有趣的生活,而现在很多同学被不喜欢的专业落取,对前路感到迷茫,您怎么看待呢?

 

石建忠:无论是好专业的同学,还是所谓不好专业的同学,都会经历一定的迷茫阶段。这个,就要看同学的心智模式了,心灵的心,智慧的智,需要看心智是否打开。举个例子,曾经统计学被很多人视为不好的专业,而今它开始热门了,所谓三年河东三年河西,专业好与不好都是相对的。而社会分工很细,只要能够成为金字塔塔尖的人,你就是胜者,至于专业如何只是外部因素,不影响发展。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要有自己的心智模式,和自我定位。

 

王一如谢谢学长精彩的解答,我周围有许多同学在为不合适的专业而迷茫,我会把您的观念转达给他们,希望他们拥有自己的心智模式,明确方向。

 

石建忠:我注意到了你问题中的细节:是否适合。可能那些同学无法用行动诠释我刚才提到的心智模式。适合这种东西分两方面,一方面,这个同学是否在意这个专业的成绩。另一方面,就是他是否感兴趣了。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或许那个同学一整学期都难以对他们的专业感兴趣,什么也学不进去,怎么办呢?还可以通过考试的途径嘛,现在大学各种制度还是蛮人性的,这一类同学可以通过转专业来重现理想。

 

素处以默

4.王一如:爱读书的人,心中有一方宁静的世界。如梭罗所说“湖水在心头轻轻拍岸”请问您享受这样的独处时光吗?

 

石建忠:刚才在讲座上我没有给同学们谈到这个问题。我很喜欢独处的时光,尤其是游泳,独自在水下,上方波纹粼粼,缄默。我只听得见水声,没有人打扰。在这样的时间里,我可以静下来思考。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式。我也喜欢沿河跑步,耳机里放着音乐,我可以在这样的过程中很好地释放自己,往往跑步结束了,我并不知道听到的是什么音乐,因为我总在这个时段里想一些心事。这或许就是运动的魅力,然而对于同学来说,还需要时间的洗涤和阅历增长才能体会到。

 

 5.王一如:读书和行走是感性的浪漫的历程,而考入注会,当总经理又需要长期理性思考,请问您如何权衡这两方面的?

 

石建忠:我学习的会计专业,考注会都是利用业余时间。白天上课,我就利用晚上十点自己看书。那时还年轻,精力充足。夜深人静时,我效率往往最高。直到现在,我每天也会报有念想,即便白天事务繁忙,晚上也要抽出时间读书,这样规律的念想给我生活的诗情。此外,运动也是一种很好的调和。时间是挤出来的,我一直保持早上五点起床的习惯,起来跑步,听音乐,八点到公司前洗一个澡,和那些睡眼惺忪的人比起来,我就格外神清气爽,很好地提高了办事效率。

 

踏雪寻梅

6.王一如:你的才能是多方面的,可魏晋风骨可水木清华。您对您哪一方面才能是最满意的?

 

石建忠:说实话,我对自己的才能没有一个是满意的。但我不去刻意追求结果。人生和跑步一样,我们不比较谁跑的快,而是比谁跑得远。这句话有双重意义,我们不会一味念及三个小时内跑得多么拼命,而是这样的运动给我们带来健康和愉悦。另一个概念,我们活着不是拼命地劳碌透支,而是如何长久和深远。

 

7.王一如:那么您如何看待一个人的成就?

 

石建忠: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的完善,如果在完善的基础上获得一定成就,自然是最理想的状态。

 

8.王一如:人生在世不免为各类幻光所惑,您总有诗意栖居于心,您如何使自己的爱好不为繁忙的事务冲淡?

 

石建忠:我认为这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原动力,去想,去做。尽管我事务也比较忙,但我心里有这样的原动力。刚才我分享过,时间是挤出来的。同样的道理。

 

长路漫漫

9.沈黄松:感谢学长,请您说说对江理工的祝愿吧

 

石建忠:对江理工的祝愿太多太多,毕竟情缘深厚。总之希望江理工越来越好,培养出更多有社会责任感的同学,也希望毕业的校友多多回馈母校。

 

 

访谈者手记:

采访过石学长,又念及王开岭“精神明亮的人”,我忽生感动。石学长正是这样的人,泠泠然,少年样的澄澈,笑声依旧有穿透时光的力量。他没有总经理的架子和官场的俗套,只有风烟般自然漫过的书卷气,气质隐藏在走过他心间的文字和穿过时光的行走里。或许我们的思想阅历暂无法支撑我们走上同他平行的人生,但他的时间观,阅读观及运动观,都值得我们学习。我们尚且年轻,尚且相仿的神志清扬眉目敞亮。愿多年后,我们也可以以这样完好的姿态相逢。